张仲翰

编辑:级别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3-30 17:51:36
编辑 锁定
张仲翰,河北省沧州市沧县崔尔庄人,1915年1月19日出生,1933年参加中国共产党,1937年组织抗日武装入伍,历任河北民军司令员、冀中军区津南抗日自卫军司令员、一二O师津南抗日自卫军司令员、一二O师三五九旅七一九团团长、南下支队第三支队支队长、枣阳军分区司令员。
中文名
张仲翰
外文名
Zhang Zhonghan
国    籍
中国
民    族
汉族
出生地
河北省沧州市
出生日期
1915年1月19日
逝世日期
1980年3月9日

张仲翰个人履历

编辑
解放战争时期,历任北平军调处执行部中共代表团高级联络员、第一野战军第一兵团旅长、师长。解放新疆后,历任九军政委、二十二兵团政治部主任、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副政委、第二政委、党委第二书记、新疆军区副政委、新疆自治区党委常委、中央农垦部副部长、党组成员、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顾问等职。
曾当选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及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1980年3月9日在北京逝世,终年65岁。张仲翰同志是三十年代的文艺家、四十年代的军事家、五十年代的农学家。
张仲翰,男,京剧票友。河北献县崔儿庄人。离任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政委。
他是一个书生,学识渊博,多才多艺。在文体方面很有特长,打球,唱戏,写字,样样都会.他写得一手好的毛笔字和钢笔字,经常给老乡们写条幅对联什么的.唱京剧也是他拿手的,生,旦,净,丑四大名旦,样样都能来几段.
他在北平读书时就追求进步,热衷于抗日爱国活动,在他18岁那年,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以后,他利用伯父的上层关系,担任过国民政府博野县公安局局长,为抗日做了很多工作."七 七"事变后,他高举抗日义旗,拉起了一支3000多人的队伍,担任了司令.
张仲翰 张仲翰
他深知津南自卫军是支基础差,底子薄,战斗经验少的队伍,只有用八路军那一套办法来建军,才能在艰险的抗日战争中生存下去。当他得知贺龙率领的120师到达冀中后,非常高兴,主动请求120师领导其津南自卫军.贺龙师长派梁仁芥到津南自卫军政治部当主任。他的积极使津南自卫军和719团的顺利合编。津南自卫军有1500多人,主要成分是农民和学生.张仲翰的伯父是河北省民政厅长,与国民党29军军长宋哲元很熟,通过这层关系,还吸收了29军的少数军官.这些人,有一定的作战能力.从整体上看,这支队伍抗日热情高,纪律还较好,但缺乏正规训练,作风散漫,作战经验少,被群众称为"三杆子"部队(笔杆子,锄杆子,枪杆子).1939年7月30日,这两支部队在北谭庄召开了合编大会.按编制序列排着整齐的队伍,步入会场.场内气氛热烈,歌声阵阵,秩序井然.大会开始后,首先宣布了津南自卫军新领导的任命:张仲翰为司令员,陈文彬为政治委员,贺庆积为副司令员,郭无酞(原津南自卫军副司令员)为参谋长,王子良(原719团参谋长)为副参谋长,张云善(原719团政治处主任)为政治部主任。
张仲翰虚心好学,努力从战争中学习战争,使他从一名不谙军事的"书生"而成长为人民军队的一名高级将领.在以后的战斗岁月中,指挥部队打了许多胜仗.建国后,张仲翰率部进军新疆,担任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政委,他又以极大热情投入到屯垦戍边的事业中去,为建设新疆,保卫祖国作出了新的贡献.王震非常器重张仲翰,对他顾全大局,不计名利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张仲翰这个人是不打个人算盘的."在张仲翰的培养和带动下,原津南自卫军涌现出了一大批优秀干部,很多人走上了重要的领导岗位.

张仲翰爱好京剧

编辑
建国初期,从北京约了不少名角、名票去新疆。在兵团系统成立了多个京剧演出团体。邢松岩先生即是由张从北京请到新疆去的。张仲翰还与程砚秋先生在乌鲁木齐合演过《汾河湾》。张仲翰政委钟爱马派,人称“延安马连良”。
张仲翰
张仲翰 (8张)
1959年6月3日,农历己亥年四月廿七日:马连良收梁益鸣为徒
马连良收梁益鸣为徒,授业拜师典礼举行,参加者有张梦庚马富禄李洪春贯大元于连泉曾平梅兰芳、张仲翰、侯喜瑞李桂春萧长华郝寿臣马彦祥马少波李多奎徐兰沅钱宝森茹富华于永利、周益瑞、言少朋马崇仁李慕良、魏静生、雪艳琴谭富英张君秋叶盛章刘连荣袁世海裘盛戎栗金池李少春等。

张仲翰著名言论

编辑

张仲翰“伊塔事件”

张仲瀚在农七师师部的小礼堂前,他作了简要的战前动员,字字铿锵有力地说:“如果亲率这档案侵犯我们神圣的祖国,就会发现这里是一个勇猛战斗、全民皆兵的汪洋大海!就会发现我们任何人都没有沉睡在梦想里而失去警觉和斗志!”
接着,他指着地图又说,你们仔细看,新疆的“疆”字,好像是仓颉老先生专门给我们新疆造的。新疆的三座大山脉,全是东西走向。北面与俄国、外蒙交界的阿尔泰山,把新疆分成那被两部分的是天山,南面是昆仑山。三座大山正是“疆”字的三横,三横当中的两个“田”是两大盆地,南疆的塔里木盆地,北疆的准格尔盆地。三座大山两个盆地的西面是国界,所以要以“弓”守土 。

张仲翰张仲瀚赋诗

《感怀》
十万大军出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塞上风光无限好,何须争入玉门关。
赠与王桂秋
(戎装未卸放下枪,扛起撅头去开荒。文不文来武不武,愧穿一身黄军装)

张仲翰西域开发

历史上,凡是有眼光有抱负的政治家,都积极推崇西域屯田。大家都知道的三国的曹操,称赞汉武帝“孝武以屯田定西域,此先代之良式也。”左宗棠说:“历代之论边防,莫不以开屯为首务,或办于用兵之时,以省转馈。或办之事定之后,以规划久远”。 新疆占了中国六分之一的面积,地广人稀,由于连年站论,民族压迫,新疆经济落后,人民贫困。今天我们的祖国新生了。已经脱去了证券的人民解放军,在保卫伟大祖国的同时,应当不折不扣地贯彻毛主席、党中央的指示,积极地、有创造性地投身改变西北贫困落后面貌的生产建设中去,当仁不让地做开发建设西北的主力军。新疆,孤悬塞外,自西汉始,西域屯田始中国历代政权安邦治国的国策。
周总理题词:备战边防,生产建设,民族团结,艰苦奋斗,努力革命,奋勇前进。
张仲瀚有个为人称道、广为流传的回答:“脑子是你自己的,你的功夫就在于如何把中央精神和自己的实际情况结合起来,实事求是。这就是你的领导水平。”
兵团农业科学技术的战略房展,着眼于应用研究,落实在解决实际问题。以研究兵团农业生产实用的科学技术为主,贯彻“研究与推广相结合”,“研究和生产技术指导相结合”的方针,以土壤改良为基础,以提高农业机械化水平和农牧业劳动生产率为中心。
广大军垦展示看了好的文艺演出,提高了思想觉悟,增加了生产积极性,每个人多抡上几下坎土镘,就一切都有了。
百花村、天山食品厂、七一酱油园、红山浴池、人民饭店、和平剧院……
你们年轻人,阅历少,吃东西不要去那些大饭店、大酒家,哪些地方只是个名,千篇一律。吃东西就要吃老牌,别看它店面小,貌不惊人,可它“电力乾坤大,壶中日月长”。
我们队开发这块宝地不谋而合,这就叫同志。我们从五湖四海汇聚到一起,为一个共同目标战斗,才称的上是战友。艰苦奋斗的传统,我们过去提倡,现在提倡,将来也还提倡。但是艰苦奋斗和建家立业是统一的,艰苦奋斗是手段,建家立业过好日子是目的,把两者对立起来,只讲艰苦奋斗,就不可能使我们的农垦企业具有凝聚力和向心力。
他代表中国政府表示“我们将根据越南同志的规划,在我们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最充分地满足你们在农场建设方面的某些技术和设备需要。”
非凡的智慧、过人的才华、诚恳的品德,成功把握了兵团对外关系,维护了祖国尊严
起义,就意味着避免了一场战争,无论胜败属于谁,避免了国家的破坏和损失;起义有利于人民,有功于人民;起义,不是被俘虏,即使死战俘,我们还是有待附录的政策。我们党对于起义部队始既要兵,又要官。何况,起义之举,总是由“官”决定的。首先由有代表性的高级将领出面,也要有中下级军官的支持。这就告诉我们,在起义不对工作,既要做好兵的工作,更要紧的始做好官的工作。我们不能只要兵,不要官。要官,就要根据官的特点,做耐心和细致的思想工作,要通过必要的时间和等待,欢迎其每一点进步。不能只凭士兵的诉苦形势,一冲了事;这一冲,就使愿意接受改造和要求进步的军官,和思想极端反动和政治面部不清的少数坏人搞到一起去了,使我们难以识别良莠,使我们在五里云雾里乱摸。我们的责任是,对党的政策负责,按党的政策办事。可能经过团结、争取、教育、改造,最后还有少数不能改造的坏人和极少数暗藏下来的敌人,但是,只要我们工作做对了,少数坏人和极少数敌人最后是没有立足之地的。这里要非常明白的确认;我们应该先把全体官兵变成朋友,然后通过朋友的协助,再在其中找出少数不可救药的敌人来;不能把全体官兵或者全体军官当作敌人,然后再到“敌人”之中去找朋友。必要的政治警惕性和无根据的怀疑心,完全是两回事,善于公证过的人,是会区别这一点的,尔不善于区别这一点,往往要铸成大错。(这样对军官的“打击面”不是百分之百,而在军官中的“震动面”却是百分之百的)

张仲翰张仲翰将军讲话(摘录)

陈庄战斗前的动员讲话:
同志们!想不想打仗?
光想不行啊,敌人像疯狗野狼,我们必须了解它,认识它。日本鬼子不但有洋枪、洋炮、洋刀,这些家伙都受过武士道精神的熏陶,很顽固,很狡猾,很残忍,很野蛮。刺刀逼到他们胸口,他们还会向你猛扑过来,死不投降。从这一点讲,他们比疯狗野狼还要厉害十倍不止,因为他们是训练有素、武装到牙齿的侵略者,我们面对的是这样的敌人,敌人在我们的国土上烧杀掠抢,活埋我同胞,奸淫我姐妹,他们是万恶的强盗;而我们是守土抗战的正义之师,打败日本侵略者是每个抗日战士、每个中国人的神圣使命。我们想打仗是很自然的,但仅仅想打是不能战胜敌人的。说不定因仓猝上阵,并无充分准备还要吃败仗呢。"
全团上下屏息而听,张仲瀚在这里停顿了一下,接着说:"物质准备和精神准备缺一不可,两样齐备了就是战胜敌人的法宝。有刀、有枪、有弹药,还要有一往无前的精神才能使我们手中的武器发挥压倒敌人的威力,不敢与敌人白刃相见的战士永远成不了英雄,没有英雄的战士又怎能战胜敌人?!精良的武器拿在懦夫手中还不如一根烧火棍,而武松手中折断的哨棒就足以降服景阳岗上的猛虎!同志们,明白这个道理吗?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词条标签:
政治人物 将领 人物 中国